大鳌/太行山之旅邂逅最真实的自己

2018/06 11 17:06

写在前面:

  • 我在路上走着,遇到你,
  • 大家点头微笑,结伴一程。
  • 缘深缘浅,缘聚缘散,
  • 该分手时分手,该重逢时重逢。
  • 若有缘再聚,给个微笑就好。
  • 若无缘重逢,别忘了我就行。
  • 谢谢你曾当我是朋友,
  • 这一路上,谢谢有你陪伴!

                       —《好吗 好的》大冰

曾无数次,我把所接触的山水拟化成人,因为一直觉得他(她)们并非冰冷的自然体,他(她)们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情绪,或温柔或调皮或狂暴或高雅或威严……我们道听途说来的某地的传言并非真实,我们远观的和近处的所观所感又是截然不同。原本大鳌太相见延迟了近一年,三月份的冬鳌也是刚刚拉住你的手就不得不匆匆分离。这次终于能够携手同行,虽然脚步匆匆,没能共舞成老年交际舞的节奏,倒是走成了探戈的步伐!

【鳌太资料】:

   鳌太穿越是指纵贯鳌山–太白山这一秦岭主脉的穿越线路,两山之间的直线间距为46公里,实际徒步穿越行程最为150公里左右,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也由起点太白县的1740米上升至鳌山标志塔3475米,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用时6~7天左右,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刃脊横切(40%)+巨石(30%)+跑马梁(高山草甸+石块)30%),路途共要翻越17座3000米以上的高山,是秦岭山区最为原始和最为自虐的顶级穿越线路之一,是中国最艰难的五大徒步线路之一,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

鳌山到太白一线,为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沿途动植物种类非常丰富,石海遗迹遍布,终年云雾缭绕,气象万千,风云变幻,猝不及防。鳌太区域气候比一般高山地区更复杂且多变,一天有四季,常年出现狂风、大雨、冰雹、暴雨、浓雾、冰雪等恶劣天气,由于是属于第四纪冰川遗迹地貌,山峰陡峭、石海茫茫,夏季穿越时水源稀缺。

鳌太以其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高耸入云的雄伟气势,瞬息万变的气候神姿,自古以来就被人们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因其海拔高、攀登难度大,气候变化无常,气候环境恶劣,昼夜温差较大,无人区较长,7天的负重,给原本事故不断而又没任何安全设施和安全标志的穿越埋下了更大的安全隐患,为此鳌太线也被驴友称之为死亡线路。

大诗人李白在登上鳌山之巅,感叹大自然的无限风光,写下《登太白峰》的千古佳句: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

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

愿乘冷风去,直出浮云间。

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

一别武功去,何时复更还。

从诗句中可看出,李白白是由东往西穿越的,先上太白然后又上鳌山,句末那一句武功即指鳌山。

五一放假这几天历来就是出行的旺季,当然也是我们喜欢户外驴行的旺季。

我们驴行的看到的风景是这样的。

别人的出行的状态是这样的。

而我们是这样的。

回归主题,鳌太作为驴友界排名前五的殿堂级线路,实在是向往已久,去年由于7月底骑摩托去探线时腿受伤,做了个小手术,在家足足休息了3个月。因而完美错过了去年十一峰海哥组织、烟烟、仃仃、紫陌陌、小尼玛、天哥、无言言、家铭、随风参与的大鳌太。今年三月女神节前夕峰海哥又要去冬鳌,果断跟上,结果走到盆景园第二天天气突变而且大雪封山前路并无脚印且我俩鞋子全部湿透,综合考虑决定下撤。大鳌太计划流产。这次五一的大鳌太至年初就有计划,当初报名的将近有10人,临行前几天由于各种原因只有峰海、无语听风、阿童木、我能坚持到最后。票都是提前半月订好的洛阳—蔡家坡的火车票,凌晨坐一夜第二天7点10分到达。原本行程如下:

 D1(4.29):塘口村—警示牌—火烧坡—药棚架—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
D2(4.30):盆景园营地—里面坡—导航架—西跑马梁—药王庙—荞麦梁—水窝子营地
D3(5.1):水窝子营地—飞机梁—梁1—梁2—梁3—2800营地
D4(5.2):南天门—塔1—塔2—塔3—西源
D5(5.3)::九重石海—大石河营地(东源营地)—万仙阵—东跑马梁—拔仙台—大爷海
D6(5.4):早拔仙台赏日出—文公庙—放羊寺—明星寺—平安寺—羊皮沟管理站—鹦鸽镇

而实际我们的行程是这样的:

D1:南滩村—警示牌—药棚—盆景园水源地—白起庙—西跑马梁—新导航架扎帐

D2:药王庙—荞麦梁(麦秸梁)—水窝子营地—飞机梁—梁一—梁二—梁三—塔一下小平台

D3:金字塔一—塔二—塔三—西源营地—九重石海—万仙阵—东跑马梁—太白梁—大爷海—文公庙

D4:放羊寺—明星寺—平安寺—羊皮沟管理站

全程大概80公里,网上所说的100+公里不知道是怎么走的!

先介绍此次同行的小伙伴们:

首先是我们尊敬爱戴、能力强到变态,又风趣幽默的峰海队长。

D1:南滩村—警示牌—药棚—盆景园水源地—白起庙—西跑马梁—新导航架扎帐

言归正传,29号早上乘车到达蔡家坡火车站,出站后找了一位大叔帮我们照了一张合影,对拍照技术要求不高,有蔡家坡有我们四个就好,大叔果然很赞,我们四个和蔡家坡都没有落下。出门寻一地吃早饭,车站门口的饭店大同小异,清一色的各种擀面皮,凉皮还有菜肉盒子,醪糟,油茶。特意询问了下擀面皮里的辣子辣不辣,老板娘说一点点都不辣,我说那给我正常放吧,结果老板娘是骗人滴,超级辣,我只吃了几根就已经辣的把油茶干完了,为了不变成香肠嘴,果断的把剩下的擀面皮永远的留在了蔡家坡。

饭刚吃完,峰海哥叫的老司机孙师傅已经把面包车停到了饭店门口。开车沿眉太线一路狂飚,预测塘口村秀才家那可能有阻止爬山的工作人员,所以刻意避过塘口常规上山线路,到南滩进山。面包车穿南滩村向里行进近三公里,水泥路一段土路一段,至车不能行处下车,峰海哥说精简装备,木木把一大包东西留在了车上,我把冰爪留在了车上,仃仃的卡片机犹豫了下没放下,结果证明是多余的,一路上行程很快,没有功夫拿出相机好好拍照,一路又带下来了。因为怕山上冷带了十片暖暖贴,也是相当有分量的,更不必说炉具和帐篷。上午十点十分开始进山,道路两旁高树林立,路边溪水叮咚,阳光穿透树丛斑驳陆离。

不知村民们在伐什么树木,上行的小道上有很明显的拖拉树木的痕迹,一行四人沿小道一路上行,走着走着发现路迹不是很明显,打开轨迹一看原来是偏离了主路方向,不过沿着方向走有一小道直通主轨迹只是略微难走一些。

一路在腰脊上行走,松林森森,小路延延,拔高数百米终见警示牌。果断每人和警示牌一个合影,快速证明自己确是被警示牌正式警告过,有片为证!

向上依旧拔高,至溪水流淌处有一涓涓细流,旁边有一药棚,完好留存,是上山采药人极其重要的山上避难所。药农是鳌太穿越除驴友外唯一常见的人群,他们穿着军胶鞋,用绳子背着化肥带,轻松的穿越在秦岭的沟沟壑壑里,短则数天长者半月,下山能换取几百到上千的药草钱。

秦岭采药人拍于西源营地附近

过完警示牌已到开阔地带,此时白云柔柔,团簇苍穹,美仑美奂也!上图上图!行至此处海拔已达2800米,背着近50+斤的重装拔高,已是走一步路要喘两口气的节奏。不想走太快所以就跟着无语听风后面走走啊走,穿过一片林子又是一片林,又是一片林……又是一片林,到了一处建筑处,远看是一处倒塌的药棚,峰海哥说是庙,在倒塌的小庙处休息好大一会,享受午后4点多的日光浴,互拍一些照片,峰海哥坐在小庙前的石头上一动不动不一会鼾声响起,我的天!!!这样也能睡着,宝宝做不到

路漫漫其修远兮,继续拔,继续走,峰海哥和木木走的老快了,一会儿不见影子了,我和无语哥哥在后面优哉游哉的走着,草地松软一脚一个小坑,走着并不轻松。走到了许多低矮树木的地方,我对无语听风说你看这树是不是有些特别,当你感觉到到这树有些特别的时候,那就离盆景园不远了,走着走着终于看到远方的大石头了,又看到树林里的帐篷,继而看到峰海哥和小木木同学,赶到他们身边时,发现他们正在盆景园水源地的上方脱鞋解带,峰海同学这次穿新鞋(其实也不算都试穿两天了)买的时候又买的是偏大一码的,所以鞋和脚的冲撞剧烈了些,后脚跟俩泡跑不了。我们围炉造饭,煮了泡面吃了熏肠,阿木木同学居然带了生牛肉,煎起了牛排,七分熟,吃着很过瘾。

盆景园的风光来两张

晚饭后,继续行走,向下一个目标药王庙挺近,路过白起庙,给帅帅小木木同学留影一张。白起古战国四大名将之首,因长平之战受封为武安君,眉县有白起故里,为何在大梁之上有一石头堆曰白起庙,不得而知,难道曾练兵于此,不太像,谁傻啦吧唧的拔高一千多米跑这来练兵,气都喘不舒坦,练个毛线兵……

往前走,似乎该爬石海了,“石海”这词用在鳌太这地简直太合适了。这地由于经历过好几次冰川时代,所以刚开始只有石头,光秃秃的大块大块的石头,上到大梁之上观感尤为明显,石头一层一层的,远处有流淌的石头河流,看似静止其实它们是动着的。上大梁看到已经有些许的小伙伴撑好了帐篷,开启了休息模式。

我们今天的扎帐目的地是药王庙,上到鳌山梁后一路是草丛和突兀的大小石头、起伏的上下坡,偶尔还有突然出现的石头河,峰海哥和阿木木在前面,我陪无语走在后面,此时夕阳西下,断肠人在鳌山大梁上艰难迈步,断肠人是我和无语,其实我也很累,也许无语更累,前一晚火车没咋睡到今天的一直拔高1000+再加上近50+的背包负重,确实有点累。天暗下来了,头灯打开继续走,绕过一个个大小水坑,踩在荒草上踏在石头上走在自己的心路上……夜里九点多扎帐新导航架东100米的水窝子旁。四人一帐篷,紧凑暖和,峰海哥钻进去第二秒,呼吸声均匀响起,我和无语、木木就着花生米喝起了啤酒,人生如梦,此夜无星无月,静卧鳌山梁。

D2:药王庙—荞麦梁(麦秸梁)—水窝子营地—飞机梁—梁一—梁二—梁三—塔一下小平台

一夜无梦,第二日跑马梁继续,不去鳌山鳌头直奔药王庙。一路风光无限好,顽强的小黄花随处可见,朵朵小花和连绵高耸的山体相映成诗。一个渺小一个宏大,一个灵动一个拙讷,就这样相存千百年,就这样枯枯荣荣,任凭沧海变幻,星移斗转。

药王庙逮到一个还没有拔营的驴友,大郑州滴,问了才知道是因为高反吐的厉害,考虑到身体情况准备水窝子下撤。药王庙为纪念药王孙思邈而立,不知堆建何年何月,香火早已消散,小泥塑静立此处成为地标不知见证了多少匆匆而过的驴友友……药王庙隔壁有一大高石堆,身为嵩山派的我们肯定当仁不让,不说一句话就是上上上!!!有照为证。

回望药王庙如两个大号的玛尼堆

辞别药王,继续踏上征程,麦秸梁我们来了,石头石头依旧石头,麦秸梁如同甲龙脊背,尾背直矗尖石,横卧此处。

 让我们指一指麦秸梁

 看,那就是

庐山真面目

快到顶时,之前看图文说有一处胸罩地标,走到近处时才发现,不知罩罩何处去,此地空余内裤红,还有一个花花头巾,不多说了上图。

下去麦秸梁便是水窝子营地,有水源,量大清澈,常年有!闲等峰海哥和无语期间煮了水,煮了紫菜汤就烧饼吃,我和木木吃的不少。终于等到峰海哥,给喝一大碗,爽哉!无语同学迟迟无法到来,可能由于我们的步伐太快让无语同学感觉追着我们倍加吃力,所以峰海哥打算安排他和药王庙遇到那位郑州旅友水窝子下撤。后来无语坚强的走完全程,于六日后出山已是后话,给他点个大大的赞。

放一张无语同学的照,想说的是此后的行程我们一直想着他

石海拔高石海拔高到顶,飞机梁到了,梁上平整宽阔状若机场,这可能就是飞机梁的由来吧,也可能不是这样来的,我想当然说的,说错了大家尽情喷我就是梁上唯一的建筑物就是敖山梁遇难驴友纪念堆。飞机梁上瞭望远山,层峦错落别致,颜色层次分明。

这是一段悲伤的往事,不忍直视,给个背影

水墨丹青飞机梁

过完飞机梁分别是塔一、塔二、塔三,之间各个海拔3000+以上的山峰数个,这几处山峰并不登顶,峰顶底下绕过去,在我和木木准备爬梁一的时候峰海哥安顿好无语哥哥一路狂奔终于赶上了我们,至此组成无畏三人组,一路赶超所有人。

爆炸后四分五裂的挡风板和变形的气罐

接下来进入绕山模式,三人安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几乎不停歇,上山就是干,下山就是跑。虽然梁一到梁三中间还隔了数个峰,但是挡不住我们神行太保的脚步。下完梁三又要钻林子,松针掉落,经年累月,地上已有厚厚的一层,峰海哥说去年十一时候正直松针脱落,钻在这走不到头的林子里,酸爽程度自己脑补,哈哈。旁边大片大片的绿色大叶植物竟然是高山杜鹃,和西泰山的叶子完完全全不一样呢,现在颗颗挺立着花蕾。松树林像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哎呀,我的波棱盖,哎呀我的小脚丫,心疼你们2秒钟。

远处那个圆包包就是金字塔塔一下隔了好几个山包包的一个小平台

 

下去后便是2800营地了,营地山坳里,如果有大风的话还是能吹的很酸爽的。所以大家都把帐篷扎到树林里。来到此处时,已经有帐七八顶。最能吸引眼球的可能就是由关公脸变成阿婆脸的各种气罐堆了。五点多,埋锅造饭。老大发现周边有小葱,再加上我带的洋葱,一锅和方便面烩了,这饭菜简直是鳌太上的克里斯丁。

2800营地,水源量大且清澈,常年有水,所以算得上鳌太一个大的宿营地,行至此处鳌太行程算是走了过半。吃过晚饭分享了来自北京的一位友友的咖啡,按计划继续走,今天扎帐的目标地就是2800营地上头的大梁。山很大,我们很小,吃完饭(而且每人都吃的很饱)后的拔高让人酸爽,走不到头的林子,我们三人交错打头阵。路看不清了,打开头灯继续走,一路蜿蜒向上,之前峰海哥说前头半山腰处有一处水源,走着走着果然听到哗哗的水声,水源地已到。稍歇片刻,水袋补充点水源留作明天早饭用。继续拔,越向上走,前头头顶处越亮,最后发现是我们的大月亮。

前头林子终于不见了踪影,后头看看2800营地方向,有灯光闪烁,应该是前一天在导航架大梁上扎帐的小伙伴。他们路程也颇长,20+公里是少不了的。向上走依旧是翻越石海,一层一层滴,海拔高拔高是真不爽,老感觉氧气不够用,喘气喘的厉害。历时两个多小时终于上到之前在下面看到的高坡,这上面还依旧有积雪一大长条未化。原本计划在这扎帐,最后看看感觉离塔一较远,最后决定继续走在塔一下扎帐,明天早上塔一看日出,这一段路还是挺有意思的,略险,黑天里走路每一步都得小心,轨迹显示一公里的路程咋感觉走了3公里,最后在翻过几个坡后到达塔一下方,此时已是夜里11点多,赶快扎帐睡觉。一夜无话,奇怪的是我们几乎扎帐山顶可夜里几乎没风今天行程25+公里,是我们这几天走的最长的一天。虽然很长确实为我们的总行程缩短了不少行程。

D3:金字塔一—塔二—塔三—西源营地—九重石海—万仙阵—东跑马梁—太白梁—大爷海—文公庙

第二天醒来,帐外温度大概零度左右,6点峰海哥和我起帐,直奔旁边的金字塔。东方天际红云成片,绵延数千里。西边,明月高悬,静静的看向我们这些奇怪的人儿……

阿木木同学还在里面酣睡

爬到塔顶,先录视频,然后互拍了照片,当然有蹦的,不过本人姿势不雅,峰海哥的还是很帅的。

不一会儿日出不见了,诡异的蘑菇云出现了

在塔一呆了半个多小时,感觉看日出无望就扭头回去造饭,峰海哥居然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个苹果果。那个激动啊,这可是无人区里的黄金果。围绕苹果拍了很多照片。

转眼间太阳可就蹦出来了

吃了大饼就油茶,再次上路,收帐篷时,发现一人身下一个大包,昨夜竟然没太大的感觉。可能确实累了吧

D3:金字塔一—塔二—塔三—西源营地—九重石海—万仙阵—东跑马梁—太白梁—大爷海—文公庙

再次上路整体进入绕山模式,左右皆可走,左边是仅一脚宽的半山腰小道,右边当然是爬石海咯。我们几乎一直绕山梁的左边行走,因为右边的石海路迹并不明显。但左边走的也并不轻松,因为是阴坡,所以基本都是泥巴路,再加上时常出现的可爱积雪,过积雪障碍时得小心了,有的雪还是很厚的,试探不好,一脚下去就直接到膝盖。就这样沿着积雪混合鸡肠小窄道一路婉婉绕到塔二、塔三垭口处。在此处晒晒太阳补充补充能量。峰海哥依旧及时把脚从万恶的鞋子里拔出来,给脚丫也晒晒太阳。木木的脚丫似乎也有挂彩,这后来才知道。

塔三算是最好走的的一段路了,绕山小道没那么陡,很平缓,风景也不错。

向前走,远远看到九层石海处下来两个灰衣人,下过几个小坡,快到西源营地时碰上他们,就是之前说的药农,他们说是从鹦鸽镇某处峡谷上来的,已经走了两天了才到此处,峡谷里乱石横陈、大树参天,基本无路。药农们用细绳背上麻袋,踏上军胶,无畏艰险,勇往直前。

辞别药农,西源营地就在眼前。到营地似乎有信号,峰海哥发了一个朋友圈。然而苹果手机没有,苹果没有……营地有水,我打水。负责把大家的保温杯,脉动瓶灌开水(烧开的水)。补充一些能量棒和零食。

向九重石海进发

九重石海没有九重妖塔那么恐怖,在中国,九是极数,但凡牵扯到九的要么很难搞定要么很高大上。九重石海兼顾这两者,高大上且很难搞定。石头的海洋里,我们逆流而上,浮浮沉沉,到顶峰……顶峰已有很多友友的杰作:玛尼堆。玛尼堆-人们对巨石的一种古老的崇拜,是用石块和石板堆积起来或方形或圆形立于山顶、山口、路口、渡口、湖边或寺庙、墓地,用于祈福。我在顶处也为仃仃立了一个,祈求她的腿赶快好起来

立玛尼堆

仃仃没来,玛尼堆立起来为仃仃

立于山顶,遥望太白梁。云海翻滚,时隐时现,神秘莫测。下山一路狂奔,偶遇一队网约而来的驴友,克拉玛依的金晓和涛哥以及他们的领队小胡子。无畏三人组当然赶超他们了这是肯定的,一路急行军到达大石河(东源)营地。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人来人往,大石河这处江湖依然是气罐堆积,杂物狼藉。急行军下来,躺地上不想起来。

木木接了水煮了紫菜汤,休息了好大一会,金晓他们已超过我们,40分钟后开拔太白梁。之后一起下山时听金晓说他们在半路上遇到羚羊,我们到来时,羊儿早已四散,发现有不知名动物的便便,原来是小羚羊的。

不知又走了多久,当放眼望去,满目都是成千上万玛尼堆的时候,便预示着万仙阵已到。

去年十一,烟烟和无言所立玛尼堆

下了万仙阵,北方有风吹来,可以看得见的风,因为风中卷着团雾,呼啸而去。雷公庙残垣断壁,巨木横陈。听说雷公庙是被雷劈成现在这般惨景。哈哈,大水冲了龙王庙,炸雷劈了雷公庙,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笑话。不过确实实情。我想太白梁便是山神的禁区,任何冒犯威严的都不复存在。大梁上狂风怒号,雾气弥漫,赶快把厚衣服裹上依旧感觉到阵阵寒意,峰海哥说我的嘴唇都是紫的。所以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撤,山神的禁区不是那么好玩的。

上到垭口,碰到前队金晓他们,分吃了来自新疆的馕,巨好吃。此时已是大雾弥漫,前路茫茫。不过现在所处的位置已有大爷海老板留下的各种标记,不用的担心走错路。穿过垭口,左边向下,已是二爷海。

箭头所指方向就是大爷海,继续向前走,大爷海下方大雾浓密,走到跟前才看到大爷海原来是一个圆形的海子。之前冬鳌时挺药农说,大爷海水面上不会漂浮杂物,无尽你丢下什么等一会就会消失不见,这种神奇的事儿没法实验,因为大爷海早已冰封万里。规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小,很规整的一个圆圈。只不过依然冰雪覆盖,大爷海正上方便是太白主峰:太白峰拔仙台。

路过大爷海,经过短暂的停留,木木在此处,买了可能此生最贵一瓶可乐20元,不过喝着应该很爽。

根据原计划继续按石板路一直向上行走,今晚我们的目标是文公庙!不知走过了多少个弯,一路风声呼啸,不绝如缕。

D4:放羊寺—明星寺—平安寺—羊皮沟管理站

一大早醒来,朝霞已初生,月亮西方犹挂山巅。文公庙风声稍息。

文公庙右边是汤峪景区出山,左边是放羊寺方向,我们肯东是走左边了。一路放羊寺-明星寺-平安寺-羊皮沟管理站。

一大波图片来袭,分别是放羊寺、明星寺、平安寺、羊皮沟管理站,于下午三点多顺利出山,此行大鳌太历时三天半,除无语听风外都顺利出山。此处跟无语打电话,已然无法接通,我们猜想他可能并没有下撤,而是继续走下去了,只是还没出山。

鳌太鳌太,我的最美情人

你的容颜焕发

你的性情万变

你的每一个瞬间都令我着迷

可能是那狂暴的风

可能是那漂浮的云

是那顽强的小黄花

是那恒古未变的草和松林

还是那永远默默变化的石头海洋

……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一直矗立此地不曾离去

我只知道我还会再来到你的身边

……

--转载请注明: http://rou0.com/73.html